疫情面前,个别在韩中国同胞为争抢和倒卖口罩丑态百出
来源: 中外通讯社  日期:2020-03-10 13:35:10  点击:49139  属于:今日头条
本报记者 金相律

此次从中国武汉开始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人人都需要的口罩就像是传说中的一面照妖镜。口罩本应是当前人类在日常生活中,为自我防护措施而要顾好自己的必须品。然而在利益面前,口罩就像一面照妖镜,一下子就出了许多人丑陋的一面。为争夺口罩资源,在韩国甚至出现了许许多多伪装的慈善家们。而且突然间韩国各口罩公司门口纷纷涌现出了许多来自中国各地的采购口罩的公务员们,或手持某某授权委托书,或背着沉重的现金,到处托人找关系抢货源,或一天24个小时蹲点口罩公司远磨硬泡截留口罩,甚至不惜哄抬物价。一时间争抢口罩大战在韩国大地狼烟四起 

口罩本来是为了防止病菌入口而用来住口鼻的,但在全国人民上上下下共同抗击疫情之际,韩国的口罩却
出了一些人贪得无厌之徒人的品行。

口罩到底是不是照妖镜,口罩到底能不能照出某些人是不是牛鬼蛇神,以下几例发生在韩国的真实事件一望便知。
来自中国山东某市的一对商业嗅觉极高男女朋友,于2020年新春佳节的第二天,便早早的来到了韩国首尔,开始了订购出售口罩的业务,男方出资女方在网络上售货,没成想一出手便首战告捷一战成名。后俩人在分配利益时,因分赃不均反目成仇,最终两人还没等到疫情结束便提前分道扬镳。 
另一位婚嫁来韩国的中国辽宁美丽的某海滨城市的宋某某女士,原本就有做微商经验且有经商头脑的她,中国的疫情一爆发,她便放下手头的一切微商业务,全身心的投入到采购和倒卖口罩一条龙的行业,着实狠狠的大发了一次国难之财。据韩国KF94医用口罩制造公司디스(防菌)产业代表理事郑洪俊对记者反应,宋某某找到他以非常虔诚的口吻对他说,表示自己要花钱买口罩是想无私捐助给中国的医院和中国的学生们。善良的韩国老板信以为真,将当时市场价已经达到25佰韩元(约15元人民币)一个的口罩,当即以低于1千韩元(约不到6元人民币)的价格连夜出库384箱(20736拾个)口罩,分2辆大车送往宋某某指定的地方。后在宋某某等人在连夜出售倒卖口罩时,被韩国人举报才东窗事发。
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韩国KF94医用口罩制造公司디스(防菌)产业代表理事郑洪俊(右)
韩国KF94医用口罩制造公司디스(防菌)产业生产出来的口罩产品。
韩国KF94医用口罩制造公司디스(防菌)产业生产出来的口罩产品。

事发后,感觉被人欺骗了自己的善良后的韩国口罩公司老板,在接受华文媒体记者采访时,发誓从今往后永远都不想和中国人打交道。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让身为华文媒体的记者一生一世都忘记不了。韩国老板说,面对中国的疫情,我们韩国政府和韩国很多企业和个人都无私的捐助中国,可我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个别生活在韩国的中国人,面对自己的同胞在天灾人祸之际,却时刻想到的是大发国难之财,甚至采取这种卑鄙欺诈的手段骗取韩国人的同情心,从而大发横财。人在做,天在看,真的就不怕遭天谴吗?
在韩国一家较有有影响力的华文媒体挂职的,一名来自中国南方某市的甄女士,平日里给人的印象比较善良老实巴交,然而此次在祖国爆发疫情之际,她在利益面前没有经得住考验,也栽在了口罩风波之中。为了抢到低价位的好口罩,她居然偷偷拿着报社营业执照的复印件和中国某市红十字会授权委托报社的复印件样本,谎称是报社派遣自己到口罩公司紧急采购口罩捐赠给中国。随后,拿到了超低价位的口罩的她,在韩国从事倒卖口罩时被他人举报,在被警方查询时,再次私自拿出复印的报社红头公文瞒天过海、欺骗警方、逃此一劫。虽然她本人是因此而赚到了一笔横财,但却给报社在当地社会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却无法用金钱估计和衡量。最终报社做出了将其除名的决定。

对种种上述行为,韩国新华报社社长曹明权说的好,他说,人可以穷,但不能背叛自己的人格;人可以去赚钱,但不能大发国难财;就好比此次中国人在韩国疯抢口罩风波事件一样。口罩本来是为了防止病菌入口而用来住口鼻的,但在全国人民上上下下共同抗击疫情之际,口罩却出了一些贪得无厌之徒人的品行。相信所有在韩的中国同胞的祖籍国都是中国。所以在国难当头之际,我们可以不做君子,但绝不能做小人;你可以不懂得感恩。但请你记住,如果祖国垮掉了,你在海外什么都不是。你只配称之自己是亡国奴海外流浪者。

当然了,在大批购买口罩的大队人马当中,有的人的确是为国内的亲戚朋友采购、邮寄或人肉带回,有人为了救助家乡采购捐赠,但更多的人纯属是地地道道的口罩商贩。更有口罩商贩瞄准商机贩卖口罩,诸此种种,都造成了市场上口罩的价格上涨和紧缺。

就在许多人赴韩采购口罩后发往中国倒卖商中,更有甚者居然打着慈善的名义,谎称是为中国政府代购的,也有说自己是个人花钱购买口罩后义务捐赠给中国,但每每一到韩国口罩公司愿提供相关捐赠出口资料时,大部分中国来韩采购口罩商们
婉言谢绝出口中国的绿色通道且要报税发票要求正常通关发货。可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人为了吃回扣,有人为了吃政府返回的附加税,有人则是为了吃出口退税部分,但更多的人是为了拿回中国高价倒卖牟取暴利。 


正当一部分国人大发国难财之际,值得庆幸的是,韩国民间仍不断出现真正有爱心的韩国友好人士。期间,韩国新华报社向山东等地以人工代工的形式,向淄博医务工作者捐献高级红参浓缩精华液300盒。韩国东大门VIVALDI免税店也通过韩国新华报社无偿为中国山东淄博捐赠了碳酸高过滤菌卫生口罩10000个。
此外,在此期间也涌现出了一大批爱国的华人华侨及在韩的中国各族同胞们捐款捐物的感人事迹。如社团法人韩国中国语观光导游协议会等,自发的捐款高价购买韩国一次性医用口罩3000个运往中国山东潍坊高密赞助奋战在一线的警方手中。这充分体现了广大在韩爱国华人华侨拳拳报国的我的中国心。 
 

在韩山东同乡会(会长张加明 右三)在此次中国发生疫情后,向山东省红十字会及一些地方政府捐款捐物及捐赠医疗物品等达数十万人民币之多,从而受到了家乡政府的表彰和肯定。
韩国华侨华人联合总会,目前也已向祖国受疫情影响的地区捐赠善款十余万元人民币,筹集口罩40余万个、防护服8000多套。韩国华侨华人联合总会王维月总会长个人捐款捐物达5万元。先期捐赠的防疫物资已陆续到达武汉慈善总会、青岛福利院、烟台大连码头、山东应急厅、菏泽市中心医院、青州市中心医院、菏泽市统战部、山东省统战部、重庆市南岸区企业协会、阜新市医院、阜新市红十字会、北京华侨公寓、青岛市残联、辽宁省人社厅、铁岭市、东港市中心医院、沈体医院、苍南县卫生健康局等急需的地区和部门。陆续收到国内十余个单位的感谢信函并受到中国驻韩国新任大使邢海明的肯定和赞扬。 

在当前连韩国国内的口罩市场紧缺的情况下,一些爱心人士们愿为中国疫情灾区捐助紧俏的爱心口罩的大爱之举,深深的感动了广大在韩中国同胞们的心,同时也在业内同行传为了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