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春节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日期:2019-02-14 16:32:07  点击:6045  属于:中国新闻


图为刘青和邢文涛 宋展鹏摄


图为崔方葳(左二)和同事们在安哥拉一起给国内的亲人们拜年  刘永科 摄


图为李圣贤在演唱军歌《有我在》  视频截图

图为村民在表演广场舞  曹国窕 摄

陪你一起守边防

■ 刘青 山东文登 军嫂

春节前夕,我收拾好行囊从家乡渤海湾出发,跨越5000多公里,来到了祖国西部边陲海拔4000多米的帕米尔高原,探望一年多未见的丈夫。

丈夫邢文涛是新疆喀什某边防连指导员。5年前,我俩相识、相知、相爱,最终步入婚姻殿堂,我成为一名军嫂。

“孩子,你真不在家过年,要一人到边防吗?”母亲揉了揉红红的眼睛,心里清楚拦不住我。

“是的,妈,我要去陪着文涛、守着文涛。”我缓缓举起了握紧的右拳。2月3日上午,我毅然踏上万里探夫之旅。

文涛的连队营区在帕米尔高原的一个山沟里,俗称“一线天”,被两座海拔5000多米的大山夹在中间,一天日照时间不足5小时。

坐了7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到达喀什,下了飞机立刻转乘皮卡车向“一线天”开进,300多公里的盘山路完全被大雪覆盖。5个小时后,我终于到达文涛工作的地方。远远看到在连队门口等候多时的他在凛冽的寒风中微笑着向我跑来,那一刻,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一路辛苦了!”他轻轻吻着我的额头,擦了擦我的眼泪,搂着我向连队宿舍走去。“欢迎嫂子到家!”两排战士咧着嘴齐刷刷地喊着。看着士兵们一个个嘴唇发紫,为守卫国土、保卫人民安全而不能与家人团聚,我对他们的敬意又多了几分。

“我们和阳光赛跑吧!”午饭后,文涛拉着我的手说道。我心里正嘀咕着怎么和阳光赛跑呢,文涛已经拿出了一床被子,还递给我一盆花,“咱们这儿阳光太珍贵,干啥都得抢着来。”“一线天”的太阳脚步很快,一天也就调皮地逗留四五个小时,阳光照在我和文涛身上,没一会儿消失了。

“不能一起在家过年,但可以陪你共守边关。”到了晚上,我再三要求,文涛才同意我和他一起站哨。“一线天”的夜晚冰寒料峭,哈气成冰,不一会儿我就打起了喷嚏。天气越冷,我就越能体会文涛的辛苦,越能感受军人的可敬和伟大。

之后的几天正是春节,我陪着文涛和战友们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一起喂养军犬、军马,一起到沟里巡逻。我心想,能陪着丈夫和他的战友们在这圣洁的边疆保家卫国,是多么光荣和幸福啊!

张官星 晁志辉 整理

春节我在安哥拉

■ 崔方葳  中铁二十局安哥拉项目经理部

“妈,您是想我了吗?”

“有啥想的,视频里天天见呢。”

“那你怎么还不睡?”

“你忙你的工作,妈就想看看你,陪你一会儿……”

母亲和我视频聊天时,已是国内大年三十凌晨2点了。这是我离家在外过的第一个春节,母亲嘴上说不想,7个小时的时差还是抵挡不住她满满的思念和关心。

春节期间的安哥拉正值雨季,也是全年气温最高的时节,天气既炎热又潮湿,阵雨过后,炽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和我一起在海外过年的,还有遍布在安哥拉5个省7个项目的近100名中方员工。说起在海外过年,大家似乎都习惯了,并没有表现出失落,而是把思乡念家之情化作了工作的激情,在紧张忙碌的日子里迎新送旧。

春节期间的中铁二十局集团安哥拉各项目施工现场,电焊声、机器声、敲击声此起彼伏,以不同的频率演绎着特殊的春节祝福,一顶顶“安全帽”来回攒动,一切都井然有序、催人奋进。

简单午饭和短暂的休息后,人们顶着中午滚烫炙热的阳光,挂上浸湿的毛巾,带着水杯、工具,又开始继续工作。尽管脸被晒得通红,豆大的汗珠从脸庞滑落,汗水湿透了工作服,但我们毫无怨言,加班加点地赶着施工进度。

在安哥拉的“除夕”,没有鞭炮齐鸣,没有烟花缤纷,更没有家人陪伴。为了让大家在异国他乡也能感受到节日的氛围,除夕清晨,大家互相配合,在项目部门口挂上了大红灯笼,院内布置起了绚丽的彩灯,红红火火的新春对联与“福”字也贴出来了,大家的积极和热情表露出的是对春节的期盼和对亲人的思念。

除夕当晚,伴随着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联欢晚会的开始,我们的海外“年”也正式拉开序幕。大家举杯畅饮,展望全新的农历猪年,一桌简单的年夜饭更吃出了不一样的“年味儿”。

“每逢佳节倍思亲”,更何况是远在万里之遥。在和家人的视频中,有欢笑声、有拜年声、有敬酒声……也有对着年迈的父母流下思念和激动交织泪水的抽泣声。

这个春节,我们是孤单的,因为我们远离故土无法和最亲近、最牵挂的亲人团聚。

这个春节,我们也是温暖的,因为我们和一群不是亲人却朝夕相处,奋斗在项目一线的兄弟姐妹们齐聚一堂,共度佳节。一盏灯笼、一副对联、一盘饺子就是我们的定心丸。

这个春节,大家把心定在了安哥拉,安哥拉就是我们的家。

军歌唱响大使馆

■ 李圣贤 中国驻贝宁维和军官

每逢春节,就是思乡更切更浓的时候。作为一名远在西非参加维和的军人,猪年来临,我却第一次没在家中过年。不过在海外过春节意义不凡:这份不同以往的情感交融,既来自祖国大家庭,也来自热情的海外华侨华人。

除夕当天,我和战友们受邀来到中国大使馆参加新春招待会。

我被指定表演一个节目,思来想去,决定独唱军旅歌曲《有我在》。第二个节目就是我,主持人说道:“军人最浪漫的情话就是《有我在》!”虽然以往曾同战友们一起合唱表演过这首歌,但此次单独上场还真有点儿紧张。我身着雪白的海军军装,用标准的跑步姿势上场,立定、转体、敬礼,一气呵成。殊不知这些动作我已经练了20多遍。还未开口,掌声雷鸣而起,海外华侨华人对来自祖(籍)国的维和军人的信任、敬佩和倾慕像是要冲破屋顶。我努力控制着泪水,这一刻,为自己是一名军人感到荣幸。

掌声过后,会场瞬间安静了,人们在等待一名军人即将带给他们别样的军歌体验。“军歌是吼出来的,不是唱出来的”——我深深记得在军校读书时第一任队长说过的话。“一身男儿血,满腔报国志,战士生来就为上战场……”演唱过程中出现了两次破音,那是我迸发出的全身的力量,把对祖国的热爱、对亲人的想念、对驻在国华侨华人的新春祝福都融入到了歌声中。唱罢,掌声经久不息,我敬完礼转身跑步下台。

大使馆组织的这次春节活动让我和战友们获得了极大的幸福感。随后我们又参加了“央视春晚大家看”“微信抖音DIY拜年”“庆新春——猪年年画展”“中国年俗DIY”等活动,向当地民众介绍中华传统文化和经典美食——舞狮、舞龙和饺子、年糕等,还和当地青年组织开展沙滩足球友谊赛,进一步密切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黄自宏整理

行李包·后备箱

■ 王萌 北京 媒体人

从前每逢春节,我都要抢火车票回家。在这场几亿人的“大迁徙”中,我常常是穿得滚圆滚圆,在火车站拥挤的人潮中,努力护住同样滚圆滚圆的大小行李包,历经3个多小时,再换一次汽车,才能辗转回到老家。

今年过年和以往不同,因为我结婚了,要带妻子一同返回老家。不忍心让新婚妻子跟着自己挤地铁、挤火车,我租了一辆白色的北京现代轿车,开车带她回老家过年。今年的年货也和以往不同。以往多是带特产和零食,今年有车了,东西好带,就给爸妈添个微波炉,热饭便利。妻子心细,挑了衣服和各种保健品作为年货,装了满满后备箱。

我们还在车厢后面贴了一个福字,表达了对春节的美好祝愿。高速路上车很多,都是回家过年的,也有一些车的后车窗贴着福字或者对联,十分有趣。我们小心驾驶,每到一个服务区,都会通过微信向双方父母汇报行程,最后安全抵达家中。

假期在家6天,充实而幸福。每天早上,我们都会跟爸妈一起去爬山锻炼。妻子对爬山有着独特的热爱,说爬山有一种“征服感”,锻炼身体的同时还能看到更远的景色。在她的强烈要求下,这几天我们爬了4座山——白花山、虎山、东山以及家附近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丘,还特意在白花山上为岳父岳母录制了拜年小视频。

爬山容易累,自然要有好吃好喝——今年春节的饭菜还是和往年一样丰盛,但不同的是,通过和妻子交流,我才发现原来家乡有很多特色食物是别的地方所没有的,比如“阿糕”“焖子”“饼渣”等。

老家风俗讲究“出门饺子回家面”:出门的时候要吃一碗饺子,寓意出门办事严丝合缝;回到家要喝一碗面汤,寓意回到家中顺顺溜溜。临走的时候,家里不管多忙,一定会包饺子,吃了饺子,就要踏上返京的旅途。爸妈也把车的后备箱装得满满的,土鸡、柴鸡蛋、鱼肉、蜂蜜、炸蝉蛹、红薯面饺子以及妻子最爱吃的自家腌制小菜,塞了整个后备箱。

从大小行李包到汽车的后备箱,改善提高的是生活水平,不曾改变的是家乡浓浓的年味和父母满满的爱与牵挂。

父母安好便是福

■ 陈青松 吉林长春 公务员

农历腊月廿九,夜幕降临,离开单位接上妻儿疾驰在出城回父母家的路上,虽说只有百里,仍觉长路漫漫。到家门口,看看新年春联,掸掸身上灰尘,抖抖疲惫,春风带笑叩响家门。门开了,父亲伸开双臂朝向他的孙子喊着:“我孙子回来啦,快到爷爷这儿来!”母亲笑着,扎着宽大的护腰站在原地伸手相迎,不敢大幅度上前。

这个场景已是最好。前不久父亲的血管里又发现新的血栓病灶,于是想孙子、找孙子、喊孙子已是日常最重要的事情。母亲腿疾未愈腰疾又犯,但站在那里也足以让我欣慰。

这个猪年春节,除了拜访几位长辈,我便没有再出家门。

每天起来,烧好水泡好茶,拉着父亲一起喝茶看电视连续剧。现在的父亲如果不拉着他做点儿什么,多数是要去睡觉的。有时候他睡着睡着会突然问起剧中情节;有时候看着看着他就问起某个人或某件事情,那人许是二十几年前的人,那事许是十几年前的事儿……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怀念我们父子之间曾经谈天论地、谈古论今、谈书论理的日子。临行前,父亲说送我本熟人写的书,拿来一看,那书却是作者托我送给他的。

春节假期里,母亲终日在厨房和餐桌之间忙碌着,纵有病痛也不停歇,那似乎就是她累并快乐着的地方。虽说有女儿和儿媳妇帮忙,但每顿全家大餐都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母亲在这件事上绝对不听劝,出去吃不行,少做点儿也不行,色香味差点儿更不行,哪样东西谁要没吃到还不行。

直到节日最后一聚,我提前央求母亲简单做几道小菜,可是推开厨房门一看,灶台又都摆得满满的。我假意嗔怪她:“是不是腰不疼啦?腿不疼啦?手不疼啦?”

母亲只说了一句:“你们要是天天在家吃,我就不做这些了。”不知是不是相见时难别亦难,可这顿年饭吃得我格外心疼。

广场舞喜迎大年

■ 曹正方 湖北大冶 职员

春节前的一天,住在乡下的大伯给我打电话,说是为了感谢政府给村里投资建了健身广场、配了健身器材,今年村里要组织一场广场舞表演迎接新年,让我妻子周末抽空回乡下排练。

老家离市区不足10公里。虽然村子不算太大,但常住人口也有1000多人。房族大的有好几百人,我家是村里房族最小的一个,堂婶、堂嫂、侄儿媳妇等加起来也不足20人。要想完成这项任务,确实让房族中为大的大伯有些为难。这不,连在城里生活的妻子也被“逼”回来排练广场舞。

为了支持妻子周末按时回来和堂嫂、堂婶、侄儿媳妇们排练广场舞,我主动请缨,充当她的专职司机和后勤“部长”,不论白天和黑夜,专门负责妻子的行程和饮食。

工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强化训练,妻子动作规范,表现出色,与堂婶、堂嫂、侄儿媳妇们配合得十分默契。

腊月二十九这天,村口健身广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广场上搭建了舞台,铺了红地毯,摆放了音响设备,以“跳出精彩人生 舞出和谐家园”为主题的幕布显得格外耀眼,一派新气象。

上午9时整,随着动感的背景音乐响起,广场舞表演正式开始。通过抽签,十房族组织表演的《开门红》广场舞拉开活动帷幕。随后是三房族表演的广场舞《舞动中国》、一房族表演的《最炫民族风》。接下来我们六房族表演广场舞《好日子》。由于服饰漂亮,旋律优美,加上妻子和堂嫂、堂婶、侄儿媳妇们精彩的动作,乡民们看了频频鼓掌。

一个多小时的精彩广场舞汇演在五房族的《回老家》音乐中落下了帷幕。村民们意犹未尽,纷纷表达着自己对节目的喜爱。有的说节目接地气,有的说跳广场舞有利于健身减肥,又能陶冶性情,有意义。

“尽管这些‘演员’不专业,但是广场舞已成为村民们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舞出了新面貌,能够满足村民们的精神需求。”村委会主任开心地说。

我也认同此说法。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2月14日第12版)



今日头条

全部